淘宝推广运营求职招聘QQ群 http://liangssw.com/shishang/20005.html

小假一放,小酒一喝,小风一吹,这是许多都市人向往的一种状态,直到它被当做一门生意。

在很多人眼里,“投资白酒”是一种充满功利意味的市场行为,既取巧地利用了酒精的成瘾性,又缺乏社会生产力层面的直接贡献,更直接参与了“酒桌文化”。前两年,人们还发明了“酱香科技”一词,用来嘲讽市场追逐白酒背后的“不思进取”“价值观扭曲”。

但其实在资本市场,“投资白酒”是一个充满技术性挑战的策略,不一定能带来稳定的现金流,也不一定能换来持续向上的增长曲线。甚至与人们的刻板印象恰恰相反,放眼中国创投圈并不算太漫长的发展史,“投资白酒”通常是战略转型的标志物,承载着企业家和投资人们“把故事继续讲下去”的热切期望。

为啥投酒

首先必须要肯定的是,虽然近两年消费赛道的大基调是“内卷”,但从财务数据上看,白酒作为其中的赛道细分赛道却做到了“共襄盛举”。

例如德勤于年发布的《白酒行业:中国白酒企业转型升级之路》报告就显示,截止年上半年,国内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有18家保持盈利,其中前五强均实现超百亿元营收。巨量算数发布的《年白酒行业数字营销白皮书》也记录了同样的市场盛况,他们的数据显示截止年上半年,中国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产品销售收入.57亿元,累计增长16.51%。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巨量算数发现白酒不仅仅做到了“共襄盛举”,更是克服了“下沉危机”。

他们的调研结果显示,在所有的白酒消费者中,有44%的人表示自己目前所饮用的白酒档次有所提升——这个自我评价能在销售端找到完美对应的指标,比如整个年国内次高端白酒(也就是定位为/ml元到元/ml的白酒产品)的销售规模规模逼近亿元,同比增速高达40%;其中在数据更加细致的电商端,巨量算数整理发现Q2-Q1期间,白酒电商总销售额超过亿元,其中“元以上/ml”价格段的产品所贡献的销售额占比最高,达到了39.8%。作为对比,“50元以下/ml”及“50元-元/ml”这两个价格段。则分别从6%和8.5%下滑到了4.3%和7.3%。

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选择将更多的资本投入到白酒产业当中,显然是非常尊重市场规律的表现。

不过更需要明确的是,“白酒”独特的商业价值并不是这两年“同行衬托”的结果,也不是人民币资本的限定版操作。如果进一步横向对比,你甚至能发现近两年资产市场对于“白酒”的热情还不如15年前。

年世界五百强公司、英国最大的酒饮制造商帝亚吉欧就曾经出手收购了四川全兴酒业43%的股份(后来他们又进一步把占股提高到了47%)。

一年后,瑞典酒饮制造商、出产绝对伏特加的VinSprit宣布了剑南春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喊出了抢占“亿美元(据世界银行数据,年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值约为7.,亿美元即.33美元)白酒市场”的口号。

同年剑南春又把子品牌“文君酒”的55%股份以1.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知名奢侈品品牌LVMH。

LVMH收购文君酒的交易在当年还引发过一阵争议。按照文君酒业时任对外发言人的说法,完成交易后文君酒将成为LVMH所拥有的第一个亚洲品牌——基于这个光环LVMH将动用他们顶级的品牌包装团队,对文君酒进行整体的品牌升级,以最终成为“中国市场内的超高端品牌”。

但同样是因为这个光环,分析机构在评价这笔交易的时候几乎都没送上过好话,有人认为“LVMH以前主要的市场在夜店,但夜店里没有人喝白酒”,有人认为“LVMH的玩票性质更浓”,因为常规情况下一家白酒生产商的启动周期是“两年建造酿酒厂、三年滋养窖池、再用两到三年的时间来进行陈酿,总共至少七年的时间才能对外销售”。

但当时LVMH毫不在意,LVMH觉得没有人比他们更懂“高端市场”,一位叫做AllanHong的开发经理作为文君酒与LVMH交易案中的代表对外表态:“我们会在市场里获得一席之地……我们想要获得一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利基市场”。

等到年,帝亚吉欧中国白酒业务主管LeeHarle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了“国际范、大视野”,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水井坊正在计划面向英国和日本进行出口。

那一年,美国作家DerekSandhaus开始更新自己的品酒博客(该博客在年断更,不过文章被整理成书《白酒:中国烈酒基本指南》),讲述自己在累计品尝“杯”后终于习惯并爱上了白酒的故事。

法国酒业杂志开始想象白酒进入西方人餐桌的方式:“中国人为了接受威士忌,会将它和冰红茶、饮料混合在一起,也许美国人和英国人也应该这么做。”

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场面犹在眼前。

投酒之后

但还记得我开头说的么,“白酒”终归是商品,是快消品,终归要受到市场规律的左右。有了这层基因打底,发育过程中又表现出了极高的在财务回报能力,“投资白酒”必然充满了技术性挑战。

以至于放眼中国创投圈并不算太漫长的发展史,试图撬动“白酒”这根杠杆以完成资本再积累,以期为新业务的启动补充足够的弹药,但最终惨遭翻车的案例不能说车载斗量,至少也是比比皆是。

以国民品牌维维豆奶为例。年,深感牛奶市场竞争压力,进入增长瓶颈期的豆奶大王维维股份,曾经以0万人民币的价格一把梭哈江苏双沟酒业38%的股份——当时双沟酒业的年销售额大概为6亿——并在徐州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宣称要“做大做强苏酒板块”。两年之后维维股份再次注资将持有股份增持到40.6%。

结果这个布局还没来得及实现“业务效应”,率先实现了“金融效应”。年8月,为了与洋河股份整合顺利完成IPO、把酒业扶持成当地支柱型产业,宿迁市国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3.98亿的标的股权转让价,一次性收购了维维股份全部所拥有的约万股双沟酒业股份。

这笔交易让维维股份瞬间收获了2.1亿元人民币的净收益,资产膨胀了接近5倍。很难说这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但榜样是耀眼的。

在双沟完成交割之后,维维股份肉眼可见的加快了“买卖白酒资产”的节奏,分别在年、年出资3.48亿元和3.57亿元,控股湖北枝江酒业和贵州醇酒厂,其中年维维股份在湖北枝江酒业身上又花了2.4亿元,拿到了20%股份。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在酒的这件事上维维股份相信“优势在我”。

然而维维没想到的是,白酒行业在年爆发塑化剂风波,到了年枝江酒业甚至成为了新闻事件里的主角,被曝出“采用食用酒精勾兑成品酒”。

虽然维维股份第一时间否认了传闻,并声称这是一次典型的黑公关,有“媒体曾向企业索贿”,但不断累积的“市场情绪”显然也不是一场发布会就轻易消解的,维维股份的白酒事业就此开始一路下行,最“巅峰时期”枝江酒业一年的净亏损接近一个小目标,最终成为了维维股份标准意义上的“负资产”,在年被完全剥离。

海南椰岛集团贡献的案例更堪称“典中典”。

上世纪90年代,椰岛集团曾经与“从小喝到大的”的椰树集团、“有情天地”的椰风集团并称为“海南三椰”,但由于产品过于限制级——一款名为“鹿龟酒”,据称有“壮阳功效”的保健酒——近年来公司营收规模不断萎缩,其中在年到年间甚至出现了四连跌,单年净亏损“顺利”突破了1亿大关。

再加上年,国家食药监局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zhijiangzx.com/zjlt/12419.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