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雀斑最好的医院 http://m.39.net/pf/a_8714221.html
张盛进经营着湖北一个青年鸡场,现在手里有三批7万只青年鸡,半个多月前就应该送到客户的手里,但相关的通行证却迟迟办不下来,即便办下来,转运还是有不少困难。不像被视作农业生产物资的鸡苗,“有些地方还是把青年鸡当作‘活禽’管理,运输上限制很严格。”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在湖北,类似张盛进这样的养殖户还有不少,手里“滞留”的青年鸡动辄从几万只到几十万只不等。对客户来说,到日龄的淘汰鸡“淘汰”不掉,仍放在鸡笼里养着,应该补充的青年鸡,却进不来。

张盛进的青年鸡全都挤在鸡笼里,转运不出去。受访者供图

随便走的国道高速难过关的乡镇道路

张盛进的鸡场位于湖北省宜昌市的三个县级市——枝江市、宜都市和当阳市,目前当阳属于“高风险市县”,枝江和宜都则属于“低风险市县。”但对于张盛进来说,转运青年鸡的难度和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并没有太多差别。从2月9日起,张盛进便开始想办法,却总是办不下通行证。农业农村部公布了相关问题的受理电话,他通过电话反映情况后,“部里转省里,省里转市里,市里则给了当地指挥部的电话。”联系上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后,对方要求从村一级往上报,“村里报到镇里了,镇里又不批。我问农业部门,他们说只负责开票,也不知道通行证的事怎么弄。”张盛进说。即使能办下通行证,但还有些事却是通行证无法解决的。“我们的基地都在村里,村里不让外面的车进村,说要运就要用本村的车。但是村里的车又不准我们开出枝江。”张盛进说,每一个小步骤都要“扯”上好几天。“中央、省里都出了一系列措施,但到了地方上,到了乡镇,执行起来可能就比较麻烦。”同样养殖青年鸡的王鹏说,“现在农业农村部门发的通行证,在国道、省道、高速可以随便走,但到了乡镇就不一定认了,村里就更别谈了。”从王鹏鸡场所在的湖北省随州市广水市,到饲料厂所在的随县,村里到下高速一共有9个卡口,每一个卡口都要查验通行证和驾乘人的身份——通行证上规定了驾驶和副驾驶,连多一个搬运工都不能带,“一旦人证信息不符,通行证都给收了。”

出村去拉饲料,王鹏在路上还要遇到多个这种卡口。受访者供图

而且这个通行证只允许他们晚上8点至清晨6点出行,在高速口附近的饲料厂装到饲料以后,要等到晚上8点,才能下高速往村里走。大晚上的到了村子,还有几道晚上无人值班的村道路障在等着他们。

王鹏的饲料车在回村路上障碍重重。受访者供图

几次下来,王鹏有了经验,他把自己鸡场的铲车停在村口作为路障,这样在晚上需要时就可以自己挪走;而村里面村组与村组之间的路障,就只能带着鸡场为数不多的几个工人,手动清理,等到饲料卸下来,饲料车开出去,再把路障还原。他的鸡场只办下饲料车和鸡蛋运输车的通行证各一张,这也就意味着他只能每天出一次车、拉一趟饲料,来养活鸡场里的11万多只青年鸡和6万多只蛋鸡。

青年鸡场装不下养殖场里却是空的

在中央部委和湖北指挥部明确要求保障包括鸡苗在内的农业生产物资运输畅通之后,大概二十天前,段俊准备把5万只鸡苗运给客户。然而,种禽场所在的村子不放他们走。客户见鸡苗运不出来,便表示不要了。5万只刚孵出来的鸡苗被全部活埋。之后段俊就把所有鸡苗都停止孵化了。不像“孵出来当天必须运走”的鸡苗,段俊原本觉得青年鸡的情况稍微缓和一点,比合同上规定的日期差几天也没关系,“本来是60天出栏的,我想还可以再等一下,大不了到70天。可现在是一等再等,一拖再拖。”在武汉市江夏区和黄陂区的两个鸡场里,段俊手上积压了近20万只青年鸡,其中有只已经超过80天日龄了。这些鸡本来可以带给他每只18元的收入。笼子只有那么大,每天都在长大的青年鸡体质和产蛋性能都收到影响。客户的养殖场里正在等着鸡过去。段俊说,养殖户的生产计划早就拟定好了,现在这些计划被打乱。张盛进称,自己和客户签订的合同,如有违约需要双倍返还订金,加上鸡的成本,目前积压在鸡场里的青年鸡可能让他损失近万元。

“这个问题解决了,下一个问题又来了”

令王鹏发愁的是另外两件事情,一是淘汰鸡的问题。“4万只蛋鸡已经超过天日龄了,本来正月初就要淘汰卖掉的。”王鹏说,他联系的山东和广东的屠宰场,一听是湖北的鸡都不愿派人派车来拉。二是现在也招不到抓鸡的工人。人工的缺乏,甚至让禽流感疫苗都接种不了,王鹏说,因为疫苗需要在武汉中转物流,但到了武汉之后物流就停住了。张盛进购买的疫苗只能运到镇上,他再派饲料车从镇里拉回来。但拉回来也没人接种,“一个人一天只能做三四千只,只靠我们几个饲养员做,要做几个月。”张盛进说。

王鹏的青年鸡一天天长大,给青年鸡用的鸡笼已经快装不下了。受访者供图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出现高致命的禽流感,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的鸡没做疫苗。”王鹏说。此外还有鸡粪的问题,本来王鹏的鸡场里有一个平方米大、1.5米深的发酵池,用于储存鸡粪,之后再卖作肥料。但现在鸡粪显然不属于“生活保障物资”、“生产物资”或“防疫物资”,所以根本没法出村。3月1日,接近立方的发酵池已经被鸡粪填满,王鹏不得不找工人把多出来的鸡粪堆到鸡场这边的田地里。“再弄一个月,鸡粪都没法弄了。”王鹏最大的感觉是,“这个问题解决了,下一个问题又来了。”不过好消息是,3月3日,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湖北省内开工的家禽屠宰场点已经增加到14个,活禽的流通量在缓慢增长。夹在“农业生产物资”和“活禽”之间的青年鸡转运难题也出现转机。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发出通知:接湖北省农业农村厅通知,若有青年鸡压栏不让转运的,请及时上报协会秘书处,省厅将协调转运。

来源

新京报乡村;作者

张一川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zhijiangzx.com/zjly/11877.html
------分隔线----------------------------